铁佛H2O

影视美术师/摄影师 新浪微博:铁佛H2O

© 铁佛H2O
Powered by LOFTER

十几年前的几段生活场景记录

整理电脑,看到几段十几年前的观察日记,场景犹在眼前。突觉此法甚好,也好玩!


02-12-29 星期日  晴

 

(公共汽车上)

上来一女子,个头矮小,从鼓鼓囊囊的外套上可以看出,她穿的很厚。两袖子上还缝着袖套,这种东西现在很少能见到,大概工厂的女工还在用。脖子上的围巾和挂在胸前的手套,明显是出自一个初学编织的人之手。看外表给人的第一印象是:一个不顾外表只重实际的女人。女子好象和司机很熟,他们年龄也相仿。

 

女子   还忙着呢

司机   最后一趟了。你咋才回家?

女子   给俺爸买点东西。

司机   对了,你爸咋样了?

女子   你光知道问,咋不去看俺爸呢?

司机   这不是忙么,那有时间。

女子   快对了对了,再别胡说了,有时间也没见你去过。

司机   看样子你现在对我很有意见,当了正式工了,就看不上咱着临时的?

女子   再别胡说了,正式啥呢。(有点暗喜)

 

这时,车停门开,一位妇女抱孩子下车,孩子的脚在他身上蹭了一下。她转过脸去冲着已抱孩子下车的妇女恨了一眼,然后重重的用手拍了几下衣服。

 

女子   (小声嘟囔)抱娃都不会抱。

 

然后坐到刚才那位妇女的位子上。

 

女子  (冲司机)哎,你知道不,咱一公司和三公司要合并,搞股份公司?

司机   听说了。哎,想咋折腾咋折腾去,反正咱是临时的,管他的。

女子   你不知道,三公司是跑临潼那条线的,根本挣不上钱,和到一起还不得亏本。

司机   坐那趟车的人挺多的,咋挣不上钱?

女子   你不知道,坐那趟车的人都是临潼那边的,噌的很。尽是不给钱的。

司机   咋会事,公司的人多?

女子   啥公司的,不是工商的,就是税务,派出所,还有什么野导,个个都有理,还瞠的不行………….

 

 

 

(游泳池更衣室)

一大堆衣物堆在凳子上,两个小孩正在忙着穿衣服。其中一位滚圆滚圆,胖的两眼迷成一条缝,另一位同胖子形成鲜明对比,瘦弱的象非洲难民,此时也许是冻的来着,小“难民”头发竖的高高,明显感到嘴唇在上下颤动,一脸的苦相。仔细看看,才发现,实际是胖的正在给瘦的穿衣服。

 

胖子  (胖子冲着身边刚进来的一位大人)叔叔,他把手碰烂了。

大人  (吃惊的)怎么会事,快让我看看。

大人拉过瘦子的手,小手上已血迹斑斑,在手的月秋部位裂着个很大的口子。

 

大人  你们的家长呢?

胖子  在外面,是我的家长。

大人  赶紧给他把衣服穿好,别着凉了,一定要去医院打针。

 

瘦子看到有关心的人来了,哭了几声,也许是太紧张,也许是怕在胖子面前跌份,很快就止住了,惊慌的看着大人。胖子这时倒表现的很从容。

 

胖子  叔叔,我以前摔过两次呢,一次是一年级,还有一次是三年级,当时也流了很多血,(冲着瘦子)没事的。

大人  记着,一定要带他去医院打破伤风针,知道吗?

胖子  知道,一会我和我妈就送他去医院。

 

说话当口,胖子已帮瘦子把衣服穿好,瘦子蜷缩着,看来很紧张。胖子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小伙伴,一边领着瘦子出去。场面挺感人。不一会儿,胖子揣着一身的肉又回来了,并把登上剩下的衣服重新放回柜子里。

 

大人  哎,你怎么不穿衣服呢

胖子  我还要游,刚进来,还没游呢。

 

“一会我和我妈送他去医院”在我脑子里又出现了一次,我看了看胖子,此刻他那大胖脸上一副紧张过后的轻松劲。

 

后来,在游泳池,大人看见胖子套在一个救生圈里,独自一人在水里泡着。

 

 

03-1-22 星期三  晴

 

报摊上

 

某外地女子在用报摊的电话谈论关于锁头的事

 

滩主  你看你,说个锁子打了这么长时间,还没说完!

女子瞥了摊主一眼挂下电话

摊主  还要等电话?

女子  待会他打过来。

摊主  打过来的可也要收钱的。

女子  打过来还收钱?以前。。。

摊主  以前也要收,啥时候都得收。

女子  我们那里以前就不收(胆怯的)

摊主  你能拿出不收钱的文件来吗?我可能拿出收钱的文件。

摊主拿出一个用红塑料装裱的文件,上面的油污看样子很厚,看样子他给不少提出问题的人看过。

女子扫了一眼。

女子  我们那边以前真的不收。

摊主  你们那边?这是共产党的文件,共产党都要收,你们那边可能是国民党,所以不收。


评论
热度(1)